跑步雞、AI 養豬、“從田間到餐桌”的農場、植物工廠,初聽這些名稱,或許會讓人心頭疑惑:這些是什么?其實,這些都是京東通過 5G、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物聯網等技術的加持,打造的產業互聯網扶貧“網紅”項目。

隨著京東產業互聯網扶貧的持續推進,這些項目在貧困地區持續發揮作用,成為推動當地打造品牌農業、農產品上行,進而脫貧致富的重要力量。

從“輸血”到“造血”,京東產業互聯網扶貧正當時

“與 2016 年上半年相比,2019 年上半年貧困縣農產品整體下單金額增長高達 668.8%。”10 月 17 日是國家扶貧日,京東也借此機會發布了“2019 產業互聯網扶貧報告”。根據數字可以看到,在產業互聯網高速成長背景下,京東的電商精準扶貧成績十分亮眼。

過去扶貧,往往是以“輸血”的形式為主,但這樣的扶貧方式并不能真正從根本上幫助貧困地區人民脫貧致富。正所謂“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”,京東的產業互聯網扶貧是從“造血”出發,通過技術加持、物流基礎設施下沉、完善產業配套體系等方式,幫助解決貧困地區農產品普遍存在的“小”“散”“非標”等問題,幫助其打響品牌知名度,提升市場競爭力,進而促進農產品上行,也從根本上引領貧困地區產業實現跨越式發展。

自 2016 年初啟動電商精準扶貧計劃以來,京東在全國 832 個貧困縣上線商品超 300 萬種,實現銷售額超 600 億元,直接帶動 80 萬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增收,貧困縣農特產品實現連續高速增長。貧困地區農產品通過京東搭上了互聯網技術的快車,迎來了產業的質變。

跑步雞、AI養豬、植物工廠,“網紅”農業項目超給力

在三年多的時間里,京東以產業互聯網能力為貧困地區加持力量,打造出了不少經典項目。

2016 年,京東在河北武邑縣落地的“扶貧跑步雞”項目就是其中之一。京東跑步雞使用了區塊鏈溯源及雞腳環等物聯網技術,對于跑步雞 160 天的全養殖周期進行監測,通過互聯網技術對于養殖過程進行追溯,保證產品的綠色、健康。“跑夠 100 萬步才上市”成為京東跑步雞的“網紅”標簽,在京東平臺上經常被一搶而空。

京東在長白山區大力推動的“AI 養豬”,則是針對國內傳統養殖業的痛點發力。過去,國內傳統養殖業基本全靠勞動者個人經驗、智能化程度低,京東有針對性地推出了專門的智能養殖解決方案,通過應用 AI 豬臉識別、IoT、區塊鏈等數字科技手段,實現了機器人飼喂、全程可溯源。“AI 養豬”把生豬出欄時間縮短 5~8 天,把每頭豬的飼養成本降低 80 元,推廣到整個中國養豬業,每年可以節約行業成本至少 500 億元。

在內蒙古蒙清縣的京東農場,田間耕作全部依據專門的生產管理標準,無人機翱翔上空監管農場、進行植保,“從田間到餐桌”每一個環節都清晰可見。京東農場依托互聯網、區塊鏈、人工智能等技術,可深入農產品的種植、生產、加工、倉儲、銷售等各個環節,讓農產品的生產過程透明化、數據化,在為消費者提供放心優質農產品的同時,也增強了其市場競爭力。

京東植物工廠水培蔬菜基地中,在技術手段的加持下,工廠內的蔬菜常年處于最適宜生長的環境中,產量是常規種植的 3~4 倍,比常規種植方法節水 90% 以上。京東自建蔬菜基地旨在深入參與供應鏈上游建設,實現從采銷一體到產銷一體的飛躍發展,更好把控生鮮產品的豐富度、安全性,并準備向更廣大的農村地區進行技術推廣。

恰如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互聯網經濟研究室主任李勇堅所說,從電商扶貧到產業互聯網扶貧的突破,是未來產業扶貧的一個重要發展方向。通過利用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技術,能夠將現在分散在各個部門各個環節的扶貧資源協同整合。

貧困地區農產品普遍存在“小”“散”“非標”等問題,而以京東為代表的產業互聯網扶貧為貧困地區提供技術支持,以特色項目營造更具市場競爭力的知名品牌,有效帶動了當地脫貧致富。未來,京東產業互聯網扶貧計劃繼續推行下去,將有更多特色項目誕生,帶動更多貧困地區邁向致富路。